主页 > 社会新闻 >
原创 宠妃宫斗失败,留下一首诗,太过煽情成为千古名
发布日期:2020-06-18 07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鸿嘉三年,一个叫做赵宜主的女子进入汉宫,成为了汉成帝刘骜的嫔妃,这引起了后宫一片恐慌。这个名字大家可能有些陌生,但说起她的另外一个名字,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??赵飞燕。她入宫后,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让六宫粉黛相形见绌。更为要命的是,她不是孤身作战,还带来了更为受宠的妹妹赵合德。

赵氏姐妹的进宫,最大的受害者就是皇后许氏以及之前的宠妃班婕妤。许皇后曾与汉成帝相爱十来年,却因逐渐衰老而失宠。班婕妤则是因为文采而得宠,据说她出口成章,说起话来引经据典,还能做出动人的诗词歌赋。即使放在现代社会,大学教育如此普及的年代依然难得,更不用说是2000多年前的汉朝了。

只不过,后宫女子的可怜之处在于,她们毕竟只是取悦帝王的工具。长得花容月貌也好,性格温柔也好,吹拉弹唱也好,在皇帝的眼中都是一样的,会写诗会作赋也是一样的,只不过是为了他高兴罢了。才女虽然有书卷气,有一定的情调,毕竟太累,日子久了,汉成帝不移情别恋就怪了。

赵飞燕和赵合德两人正是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的,她们出身贫寒,都是在河阳公主府上学习歌舞,并以此得到了汉成帝几乎全部的眷顾。她们到来之后,汉成帝就把才女班婕妤忘得九霄云外。更为糟糕的是,这两个女子,比班婕妤野心大得多,她们甚至对皇后的宝座也起了窥觑之心。

偏偏此时,许皇后却下了一步臭棋。她和她的姐姐在宫中行巫蛊之术,诅咒后宫女子和大将军王凤,又学习媚术,希望能够让汉成帝回心转意。这在当时是大忌,汉成帝知道后,下令废后,并赐死了许皇后及其族人。

其实,这件事还牵扯到了班婕妤。只不过班婕妤机智地表示,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我诅咒不会有任何作用,所以我不会也不屑于做这种事情。想起班婕妤平日的恩情和出众的私德,汉成帝选择了相信,不但放过了班婕妤,而且还赐百斤黄金表达歉意。

一场风波虽然平息,但聪明的班婕妤知道,自己能躲得过一时,躲不过一世。只要还在后宫,迟早会死在这两个开了挂的狐狸精手上。于是,她自请退出竞争,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。对于这样的自我放逐,虽然是如了心意,却免不得浓浓的感伤。想起昔日的情爱和今天冷冰冰的现实,想起昨日的受宠和今日宠妃的易主,班婕妤写下了这首著名的《怨歌行》:

新制齐纨素,皎洁如霜雪。裁作合欢扇,团圆似明月。出入君怀袖,动摇微风发。常恐秋节至,凉意夺炎热。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

因为它的内容,这首诗又被称为《团扇歌》。它句句话写的是扇子,实际上句句又是写人。在前六句中,诗人以写出了扇子的精致美丽,更写出了在炎炎夏日为主人带来凉意的功劳,主人也因此手不离扇。可是,在第七八句中,文风为之一变。因为已经到了天凉的秋天,再也用不着扇子了,主人将其收起,置之不理,这也像极了夫妻之间的恩断义绝。

这首诗非常有名,因为构思巧妙,用拟人的方式,表达了嫔妃在得宠和失宠的两重境遇。从此之后,团扇也成为了凄楚的人生境况的关联物,人们甚至用“秋凉团扇”作为女子失宠的典故。

不过,这在当时并改变不了什么,班婕妤还是班婕妤,赵飞燕还是赵飞燕。会写诗的最终败给了会跳舞的,不知道这是人性的必然,还是古代封建社会中的偶然?